谁推动了农产品价格的“过山车”?

2019-09-24 作者: 金莎农业   |   浏览(184)

食用农产品价格较大,时涨时跌,据商务部消息,全国食用农产品市场价格指数比前一周下降0.4%,其中黄瓜下降13.8%位居首位。

近期,菜价再度陷入低迷,部分蔬菜价格跌破“一元”,“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跷跷板,再次失去平衡。在部分产区,蔬菜陷入大量滞销。

促进小生产与大市场的有效对接

30种蔬菜平均价格比前一周下降2%,其中黄瓜、菠菜、西葫芦价格分别下降13.8%、10.5%和9.4%。水产品平均价格下降0.7%,其中大黄鱼、鲫鱼、草鱼价格分别下降2.2%、2.2%和1.4%。

“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局面,近年在我国已经多次上演,“蒜你狠”“蒜你贱”之类的调侃也层出不穷,对稳定民生需求产生的影响不可忽视。分析人士认为,我国应当避免“救火式”调控,加强对农业生产组织化的引导,强化农业信息预警,并减少“救火式”调控,从而稳定农产品价格。

赵永平

粮食价格总体平稳,其中面粉价格与前一周持平,大米价格上涨0.2%。食用油价格略有波动,其中豆油、菜籽油价格分别上涨0.3%和0.1%,花生油价格下降0.3%。

菜价再陷低谷,部分产区蔬菜“卖难”

据媒体报道,今年新蒜上市,行情大跌,从去年每斤10多元跌到六七毛钱,蒜农辛辛苦苦种一亩大蒜,还得亏钱。有人说,像“猪周期”一样,大蒜也出现了“蒜周期”,价格“高一年,低三年,稳三年”。

肉类价格不同幅度上涨,其中猪肉、牛肉、羊肉价格分别上涨0.3%、0.2%和0.6%。禽产品价格小幅上涨,其中白条鸭、白条鸡、鸡蛋价格分别上涨0.8%、0.6%和0.4%。

近期,山东、北京等城市蔬菜价格大幅下跌,部分蔬菜价格创下近年新低,不少地区出现多个品种的“一元菜”。

事实上,“蒜贱伤农”并非个案。这些年,大葱、生姜、辣椒等不少农产品频频出现“菜贱伤农”现象,价格好了,一哄而上“跟风”种,产多了烂市,又一哄而散,陷入价格“大起大落”的怪圈。农产品市场一头连着百姓“菜篮子”,一头连着农民“钱袋子”,避免价格暴涨暴跌,应该引起重视。

图片 1

记者27日在济南市中区舜玉北区菜市场见到,卷心菜、芹菜、大白菜等蔬菜品种的价格均在1元/斤以下,西红柿、土豆等蔬菜的价格也在1元/斤上下浮动。

“菜贱伤农”折射出小生产对接大市场的不适应。当前,农产品供求矛盾变了,需求升级了,有效供给跟不上,阶段性供不应求与供过于求并存。全国有2.07亿农户,规模经营户仅398万户,71.4%的耕地由小农户经营,“种什么、种多少”,还是农民年复一年的押宝题。拿大蒜来说,去年云南永胜县种植面积扩大到8430亩,总产超过1600万公斤。一个县产量如此大,全国大蒜产量就可想而知了,市场就那么大,滞销在所难免。

农产品价格如何避免波动周期?

在北京新发地蔬菜批发市场,25日蔬菜加权平均价每公斤2.09元,同比下降将近35%。其中,北方大棚黄瓜、圆茄、长茄、西葫芦、丝瓜、苦瓜;南方豆角类、椒类等蔬菜价格全线下降,特别是北方大棚叶类菜价格降幅明显。上周,北京批发市场菜价创下5年来新低。

“菜贱伤农”暴露出服务能力跟不上。一些地方关注生产环节多,市场研判少;临时性措施多,科学引导少,上产业贪大求快,埋下了市场隐患。有的种植户抱怨,都说不要盲目“跟风”,可到哪儿能查管用的信息,谁帮我们研判市场?产业预测不及时,生产信息服务不到位,造成农户信息不对称,盲目种植。一旦遇到市场大幅波动,调控措施又“慢半拍”,造成新的产销失衡。

如何跳出涨价-扩规模发展-跌价-赔本买卖的怪圈,考验的不仅是农民个体的智慧与能力,更考验着市场和政府的角色定位和作用发挥效应。

商务部农副产品价格监测数据也显示,除生姜外,多数应季蔬菜价格自3月下旬以来持续走低,黄瓜、西红柿、茄子等菜价已连跌8周。

解决农产品价格大起大落问题,根本要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小生产与大市场有效对接,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

只要是市场主体,逐利性就难以避免,这也导致了农民或农民生产经营性组织在参与市场方面也存在着盲目跟风现象。涨价就扩大规模,“一哄而上”,跌价就血本无归,“一哄而散”,这对于农民或农民经营性组织来说,无异于自我戕害。

在我国蔬菜主产地之一的海南省,辣椒、茄子等品种的蔬菜价格跌入低谷,菜农陷入“丰产不丰收”的局面。

立足市场调优结构。一个地方上什么产业,优势何在,市场怎样,需要科学规划,变跟风到合理布局,这样发展起来的产业才脚步笃定。政府部门要发挥引导农民、服务农民、帮助农民的作用。缺资金,产业政策、金融政策联动;缺信息,加强市场分析、预警等服务;怕风险,加强政策性保险支持。发挥好政策指挥棒作用,帮助农民解决后顾之忧,让农民种出好产品,卖上好价钱。

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到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政府的角色和作用也在不断优化。这必然是一个螺旋前进的过程。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如何发挥,政府作用更好发挥,这些界线和举措在哪儿,都需要农民、市场和政府不断地探索。

低迷的菜价让许多菜农的努力成为泡影。海南省乐东县保国农场种植户吉福城介绍,今年当地茄子大丰收,亩产在7000斤以上,但价格却从春节期间的每斤2元一路跌到每斤3到4角钱。吉福城说,如果连人力、土地、农药、肥料等投入都算上,茄子每斤卖到9角钱才能保本。按现在的行情,他们一亩地得亏三四千元钱。

激活要素调顺体系。现代农业要靠新型主体带动,也要有小农户参与,从耕种收到产加销,建立起利益紧密联结的产业链,让各类主体各司其职。龙头企业擅长市场,做好产销衔接;合作社擅长管理,组织生产;农民擅长种植,负责田间管理;社会化服务组织提供技术。激活市场、激活要素、激活主体,从地头到市场,信息传递有效,生产组织有序,让农业实现更高质量发展,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显然要摆在最前列。农民或农业经营性组织,需要掌握更多的市场经营常识。在价格进入峰值的时候,需对农业投资保持冷静,对农产品可能将进入下一个跌停期,农民应该有所预判,对特定产品种植、养殖结构进行调整。否则,只会盲目跟风,重蹈奶贱倒奶式的怪圈。当农业资源集中向某一特定产品集中时,从业者应该通过产品多元化、高端化等开拓不同方面的市场需求,以避免供大于求的发生。

在乐东县东黎族自治县保国农场、志仲镇、万冲镇、大安镇等地,茄子遭遇“卖难”大量滞销。乐东县万冲镇德岩村的一名菜农告诉记者,近期很少有人收茄子,当地菜农也不摘茄子了,任由茄子烂在地里。“摘茄子还要付工费,越摘越亏。”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面对当前的“蒜贱伤农”,一些地方积极想办法,召开现场推介会、网络销售,吸引经销商,帮助农民找销路,尽最大努力减少蒜农损失。从长远看,提高现代农业服务能力,减少农民盲目“跟风”,才能指导农业产业健康发展,让“菜贱伤农”现象越来越少。

与此同时,政府对市场行为也需予以指导,当两者作用能够全面覆盖市场经营体系时,既可调动市场的积极性,也能兜住市场底线,把风险降到最低,避免农产品市场较大的起伏对农民和农业生产的负面冲击。

气温回暖加种植面积扩大致菜价低迷

责任编辑:梁冰清

对于游资炒作行为,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加大打击治理力度,这是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有力平台。而农民或农业组织,也需要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政策性引导下,学会规避市场风险,实现利益最大化。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期蔬菜价格持续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今年气温普遍偏高,导致南北蔬菜“撞车”;同时,蔬菜种植面积和产地格局的变化,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蔬菜价格。

不管是政府作用的发挥,还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巩固,都将在农产品的供给方面产生深远影响。推进农产品供给数量、品种、档次、品牌、销路等方面的多元化改革,避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才能从根本上提升农产品在市场上的竞争力,才能更好地避免过山车式的农产品价格波动周期。

新发地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通认为,今年气温普遍偏高,导致南方和北方产区蔬菜“撞车”。以北京市场的菜花为例,云南、四川等地的菜花还没有退市,就受到上海、浙江、福建菜花的挤压,河南、陕西的菜花又紧跟着上市,如今河北菜花也大量入市,导致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的状态。大白菜、圆白菜、白萝卜、莴笋、青蒜、豆角类、椒类等蔬菜品种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除季节因素影响外,蔬菜种植的面积也在上升。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秋冬蔬菜面积较上年增加了400万亩。今年1月份,全国580个重点县蔬菜产量86万吨,同比增长8.6%;2月份产量78万吨,同比增加5.3%。

此外,一些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蔬菜产地格局的变化,也对蔬菜价格的波动产生了推动作用。近年,北方蔬菜产区种植面积持续扩大,对南方蔬菜的依赖程度正不断降低。据农业部统计,今年北方地区日光温室面积较去年增加100万亩,往年冬季需要从南方长途运输的菠菜、油麦菜、小油菜等绿叶菜,今年由于北方大棚生产上市量翻番,价格明显低于往年。

值得警惕的是,近年蔬菜价格波动频繁,单一蔬菜品种价格大起大落的局面频繁上演,已经成为让菜农和市民都头疼的痼疾。去年“神农丹”事发之后,全国生姜一度陷入滞销,部分产区农民弃种;而今年以来,多地生姜价格超过10元/斤,部分地区生姜比猪肉还贵。价格上涨、农民跟风种植导致面积上升、价格下滑、农民弃种,再引发价格上涨的现象,已经成为生姜、大蒜等小宗农产品价格波动的一大怪圈。

政府有所为还需有所不为

对于农产品价格屡屡出现大起大落的现象,一些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政府部门的“救火式”调控无益于解决问题,应当将重心放在提高农业生产的组织化程度、加强风险预警等方面,让市场“无形的手”和政府“有形的手”协调配合,保障农产品价格的相对稳定。

“对农产品价格的大起大落,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发展改革研究院海南研究所所长夏锋认为,成熟的市场体系需要政府发挥引导作用,而不是干预作用。目前来看,在菜价高企时,种植户缺乏市场运作能力,政府经常进行“救火式”的被动调控,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只会陷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怪圈。

“避免蔬菜价格暴涨暴跌,需要打破小农经济、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卓创资讯分析师孙光梅认为,政府部门应充分发挥农业合作社和散户的作用,引导发展订单农业,制订质量联保政策,利用农合组织在规模种植、管理技术、销售渠道等方面的优势,提高菜农蔬菜产量和销售量,增强农民在市场经济中的话语权和议价权。

此外,业内人士建议,政府部门还应加强鲜活农产品监测预警等基础性工作,让农产品市场监测的“风向标”更精准。刘通等人认为,避免农产品种植面积和价格的大起大落,政府部门还应围绕鲜活农产品产前、产中和产后全产业链,健全鲜活农产品监测预警机制,加强和完善农产品信息统计发布制度,改进面向生产者、经营者和消费者的信息服务,及时对农业生产及鲜活农产品市场状况进行准确研判和科学解读,合理引导鲜活农产品市场生产和运行。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登录平台发布于 金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推动了农产品价格的“过山车”?

关键词: